8
北京四创华电新材料技术有限公司

北京四创华电新材料技术有限公司

北京四创华电新材料技术有限公司是国内最早专业生产双金属堆焊耐磨钢板(堆焊耐磨板,堆焊板,复合耐磨板,耐磨复合板和堆焊钢板)企业,复合堆焊耐磨板的硬度、耐磨性能、平整度和卷板变形能力指标等各项指标属于一流。公司具有很强的耐磨复合板的生产和加工加工能力,可以按用户要求加工耐磨衬板、堆焊衬板、耐磨管道、耐磨弯头、耐磨三通、耐磨变径管等,耐磨风机叶轮和叶片、分离器导风叶片(导风板)、耐磨落煤管、耐磨落煤筒、耐磨料斗和导料槽、螺旋送料器、焦罐耐磨衬板、耐磨溜子等耐磨部件和耐磨衬板。
详细企业介绍
??????? 北京四创华电新材料技术有限公司是国内最早专门从事堆焊双金属耐磨复合钢板(堆焊耐磨板,堆焊耐磨钢板,堆焊板,耐磨复合钢板,耐磨复合板)、堆焊药芯焊丝材料研发、生产与销售的企业,于1996开始专业生产双金属复
  • 行业:金属材料
  • 地址:北京市丰台区丰台科学城星火路10号
  • 联系人:王先生
公告
国内最早专业生产碳化铬双金属耐磨钢板,堆焊复合钢板(SWDplate,简称SP) ,双面堆焊耐磨板,堆焊耐磨复合钢板。公司生产的双金属耐磨钢板,耐磨板,堆焊耐磨板,耐磨堆焊钢板的耐磨层合金含量高,耐磨钢板的平整度高和优异的卷板变形能力。双金属耐磨钢板可以方便地加工成耐磨衬板,料斗,落煤筒,落煤管和导风叶片,耐磨倒锥等耐磨部件。四创华电公司已经在芜湖高新产业开发区建厂专业生产双金属耐磨堆焊板和药芯焊丝,并成立芜湖四创新材料技术有限公司。 双金属耐磨板可以加工: 耐磨钢板、堆焊堆焊板、堆焊耐磨钢板、耐磨衬板、复合耐磨钢板、落煤筒、落煤管、落料管、导风叶片、导风板、耐磨料斗、导料槽、溜槽、耐磨衬板、磨煤机筒体衬板和各种耐磨叶片。 硬面堆焊药芯堆焊材料(SWD) 双金属耐磨部件加工
站内搜索

香港龙头报玄机字

赠书丨每个人心中都住着海德

作者:shonly   发布于 2022-08-05  

  说起来,《化身博士》和《彼得·潘》两本书还挺有缘分。这两本书的版权分属于国外两家不同的出版社,却在同一批选题中被我们引进;两本书先后付印,本以为上市时间会错开,结果为了保证彩印效果,两本书的图片攒到一起进行了调整,硬是将工期同步,最后同时来到我的手中。最为有趣的,是这两本书的作者间的渊源。一开始,我只知道詹姆斯·巴里和史蒂文森同属英国作家,且生活的时代相近。后来,我为了核对《化身博士》序言中提及的诸多地名,在网上查阅相关资料,无意间竟发现两人不仅相识,且关系匪浅。

  史蒂文森生前有写信的习惯,在他逝世后,他的密友科尔文就曾将自己收到的信件捐赠给了苏格兰国家图书馆。因此,信件就成了研究史蒂文森的一条通途。解密巴里和史蒂文森的正好也是信件。从信件内容看,两人的通信始于1892年,彼时《金银岛》已经出版,史蒂文森名声大噪,相比起来,巴里则显得籍籍无名——距离名作《彼得·潘》问世还有十多年之久。巴里无比崇拜这位闪闪发光的人物,是标椎的“迷弟”,甚至说出“假如您是个女人,我会情不自禁的爱上您”这样令人咋舌的话。史蒂文森曾告诉巴里自己的住处:“你在旧金山乘船,然后我的住处就在左边第二个路口。”多年后,彼得·潘也是这样告诉温迪自己的住址:“第二个路口向右拐,一直往前,直到天明。” 巴里梦想着见到史蒂文森,但终其一生都难偿夙愿。此刻,我望着重叠在一起、几乎同时印制完成的两本书,莫名地感到欣慰。冥冥之中,我成为了一种媒介、一种桥梁,在百年之后,促成了他们凝结成文字的思想在同一时空相遇、相触。我想,巴里在天上的魂灵应该能微笑着长眠了。

  两人有着相同的艺术追求和信仰,但最后流传的作品题材却大相径庭。巴里凭借《彼得·潘》这部童话被后世铭记,而史蒂文森却是以冒险小说《金银岛》蜚声世界,并在之后创作出这本藏于暗处,却延展了他写作广度的心理惊悚小说《化身博士》。在了解《化身博士》的创作背景前,我完全无法将它和史蒂文森联系起来,毕竟和他的名作比起来,这本的题材跳度太大,涉及心理惊悚、哥特、白小姐特透图2020。伪科幻。但了解了它的创作背景后,又觉得一切理所当然。

  据史蒂文森夫人序,该故事是史蒂文森在伯恩茅斯养病期间诞生的。那时他的身体状况很差,白天和朋友会晤完毕就精疲力尽,沉入梦乡。正是在梦中,他见到了杰基尔博士和海德先生——一体两面的故事主角。天亮后,他便狂热地投入到写作中,仅三天便完成三万字的初稿。但他不满意,把稿子全毁了,又花了三天,完成了我们现在看到的故事的主体部分。

  我向来喜欢惊悚、悬疑的故事,也读过斯蒂芬·金、东野圭吾、“爱手艺”的一些作品。平心而论,在现代悬疑、惊悚小说井喷的今天,《化身博士》的剧情可谓简单,我甚至相信有相当阅读经验的读者,从文学历史赋予它的头衔——塑造了文学史上首个双重人格形象——就可一清整个故事端倪。但实在没有必要再将一百多年前的作品,同当下的作品比较构思布局孰优孰劣,使它们经久不衰的,从来都是故事的开创性、思想的洞见性、批判的超前性。史蒂文森直接启发了后世的一大批惊悚、悬疑小说家。Jekyll and hyde更是成为了心理学中专指“双重人格”的名词。从我编辑稿件的体验来说,这是一个极其流畅好读的故事。剧情虽然荒诞离奇,但又不像现在的硬核推理一般烧脑。得益于史蒂文森的高超笔力,简单的故事在现在读来仍然不失惊悚小说“抓人”的魅力。短短几万字,完美地糅合进多桩案件,在多个人物以及场景间切换,并在主角荒诞的行径中埋下多条暗线,直至最后才交由主角的自白信揭秘其中的行事逻辑,以及分裂出双重人格的因果缘由,让人忍不住直呼:“原来如此。” 通常,我在第一遍处理文字的时候,会将译稿和原稿一句或一段地对照审读,检查有无错译、漏译、逻辑混乱以及材料引用上的谬误,完成这些后,才会再将译稿通读,感受故事的风格,调整字词细节。这次我翻开稿子就停不下来,心里想着“就读一章,就读一章”,回过神来才发现稿子已经读去大半。当然,除了故事本身极好,赵毅衡先生同样流畅至极的翻译也是抓着我,让我放不下稿子的重要原因。赵毅衡是我国知名的符号学家,唯一翻译的小说就是这本《化身博士》。许多知名的外国文学出版品牌,首选的就是他的译本。据他自己的回忆,这本书原本是译来给久卧病榻的母亲逗乐的,没想到出版后好评如潮,成为了仍在流通的最主要的译本。

  名著市场向来是出版社的战略“红海”,很典型的一个现象就是,当某一部经典作品进入公版年,短期内这一作品肯定会井喷式出版。我们一开始在为“经典看得见”插图典藏版名著系列策划书目时,考虑的是《少年维特的烦恼》《堂吉诃德》等更为知名的世界名著,因为它们已经长销多年,各版本的销售情况也趋于稳定。在和代理方沟通的时候,无意间发现《维特》的插画师加里·凯利也为《化身博士》创作了插画。在了解故事大纲后,我们初步判断这本书符合当下年轻读者追求刺激的阅读口味——毕竟上一本惊悚挂的《爱伦·坡暗黑故事集》很快就迎来了加印。

  我习惯性地打开电商平台,想了解同类在售的版本,学习借鉴一下他人的成功思路,并思考如何在细节上突围。我大致浏览了一下条目信息,发现《化身博士》在售的版本其实很有限,完全无法和史蒂文森的《金银岛》相提并论。但要知道,当年在欧美,《化身博士》可是一经出版即引起轰动,大获成功。并且我国早在30年代便有了李霁野先生的译本,可见其传播力和影响力。

  接着,我再登录了图书馆联盟数据库,想要查看过往版本的内文的设计情况。我发现大部分版本都比较陈旧,且彩绘版极少,堪堪找到一个版本。我将这一版本的插图同加里·凯利的相比,很明显的感觉出加里·凯利在技法、色彩运用和氛围渲染上都更为优秀。他最为知名的哥特透视技法,和这个稍显暗黑的故事简直相得益彰。我们当即拍板,买下了他的插画版权。

  有了系列里前面几本的操作经验及教训,这一本的设计排版很快就落实了。封面同样采用原汁原味的插画,其余文字元素尽量贴合插画风格及作品主题。比如为了契合故事隐喻、怪诞的风格,中文和外文特意采用了带有晕染与做旧效果的印刷体。内文依旧采用全彩印刷,并且改进了由机器压力不足引起的图画略显脏乱的问题。在脚注线的设计上,最后确定的素材是一盏欧式的路灯。因为路灯在整个故事里是一个特别的符号。其一,伦敦多雾,尤其在夜晚,人们的视线更加模糊不清,路灯是伦敦夜城不可或缺的配角;其二,路灯是所有罪恶的见证者,它就像一只眼睛一样,无声地注视着书中角色海德犯下的恶行。整本书的色调则以深紫色为主,紫色自身就带有忧郁、神秘的气质,而故事中直接造成杰基尔博士分裂出海德的药剂,恰恰就是紫色。流淌于整本书的紫色,不仅是在塑造氛围,还是一种提醒与警示。

  “经典看得见”除了主打顶级插画外,随书附赠的周边也是我们的策划亮点。一开始我们是打算同《少年维特的烦恼》《罗密欧与朱丽叶》一样做金属书签的,可惜前几本的销售数据未达预期,碍于成本压力,最后我们改成了纸质书签。(说不定前几本的金属赠品将绝版) 但换了材质我们一样想做出效果,不像让它就是一张纸那么简单。因此,我们针对“双重人格”的灵感,设计了一枚异形书签。椭圆的纸面象征镜面,一面映出的是代表“善”的杰基尔博士,另一面映出的,是代表“恶”的海德先生。仔细看看一看、摸一摸,还会发现书签上的人像和周围呈现出两个层次。我们在成本可控的范围内,争取为书签做了两面UV工艺,使人像的存在感能更加凸显出来。正文之外,这一版还特别审定了80年代版本中的序言和译后记,勘正了一些时间上的谬误,如译后记中提到玛丽雪莱的《弗兰肯斯坦》创作时间为1822年,实则应该是1818年;书中相应的人名或地名,也参考新华社译名表,按照现行的译法一一进行了修订,如序中提到史蒂文森曾去“耶尔斯”养病,一开始我遍查不到这个词的信息,百度维基几经周折后,我根据史蒂文森的游历经历,终于发现他养病的地方是法国的这个城市——Hyères。而根据新华社的译名表,185开奖羸彩与你同行!现行的译法称“耶尔”,而不是“耶尔斯”。

  在上面的叙述中,我提到我一读《化身博士》就被吸引住了,我觉得与其说是它的题材合我口味,倒不如说是其中对人性的剖析让我不自觉地沉浸、思考。从结局倒转回去看,杰基尔的毁灭是从他想将善恶分离的那一刻就注定了的。从哲学上看,善恶是一对矛盾,而矛盾无处不在,事事有矛盾。代表善的杰基尔和代表纯粹的恶的海德,就是既对立又统一的矛盾双方,它们相互依存,一方不可能脱离另一方而存在。长期以来,杰基尔都依严格的自律,乐善好施,即使偶尔有小恶的念头,也很快被善压制,善恶双方维持着一种微妙的平衡。然而因为一时的放纵,杰基尔终于打开了潘多拉魔盒,决心将纯粹的恶抽离出来,释放出了不可召回的魔鬼。从这一刻起,他其实就成为异化的人了,或者说,成为了怪物。杰基尔自以为能靠药物约束海德,肆意作恶取乐,抹除矛盾的两面性,无疑纯粹是一场大梦。“药物没有倾向性,它只是给欲望提供了选择。”杰基尔最后终于彻悟,可惜“怪物”已经完全沉浸在不受道德规范的“极乐世界”之中。人本来就是多面、多样的,这是自然法则并不容违逆。佩索阿在《惶然录》中说:“我们每一个人都是若干人,是很多人……我们的存在是一片巨大的殖民地,有很多不同类型的人,各别相异的思想和感觉全都共处其中。” 人人心中都有一个海德,没必要羞于承认。但应当注意,尼采的箴言也始终萦绕耳边:与怪物战斗的人,应当小心自己不要成为怪物。当你远远凝视深渊时,深渊也在凝视你。

  (开奖后,如果按时间提交地址后,一个月内没收到赠书,可以在任意一篇推文下留言询问赠书寄送进度)